博士做“知识网红”,并非大材小用

作者:杨文越

当下,知识视频成为新风口,越来越多的高学历专业人士入驻西瓜视频、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从事科普内容生产工作(www.shuogen.cn)。不少有博士学历的创作者,通过大众较为陌生的科技、财经、军事等专业领域硬核知识科普,同样收获了数以万计的粉丝,成为网红。

从14岁上大学、被誉为“神童”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袁岚峰,到专注航空航天科普、坐拥百万粉丝的“Mr.苟胜”;从曾治疗800例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医学博士罗夕夕,到讲述DNA鉴定故事、体味人间冷暖的中国DNA鉴定第一人“邓姐”;更不用说“入驻”抖音的汪品先院士……视频弹幕和评论区的支持与肯定,代表了观众们的认同。

2021年3月10日,汪品先院士在同济大学讲课。新华社记者张建松摄

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这些高知群体的职业选择。在一些人看来,高学历人群做视频、当网红,属于浪费人才——相比于专业科研,这些与普通百姓打交道的视频类知识科普显得不那么高大上。

在西瓜视频上拥有超过50万粉丝的袁岚峰,就因为从“神童”到“科普网红”的故事而引发争议。有人唏嘘感叹,有人支持敬佩,但袁岚峰本人并不在意质疑和反对的声音。在他看来,科普是科学家应该做的:“整个科学事业,科研和科普两件事情都重要”。

上到航天飞船太空对接的关键技术,下到绿皮火车今日仍存在背后的人文关怀,这些科普视频内容带领观看者们认识各种现象背后的原因、蕴含的道理,给人们看待世界提供了全新的视角。

比如,过去中国队摘金夺银,大家只知道金牌的高含金量和运动健儿的不易,而现在通过一个成功的科普视频,人们可以详细了解某项目的难度概念等专业知识,这就是认识层次 上的转变和提升。

科普以视频形式走近大众,有两方面的重要意义。一方面是提升国民科学素养,培养国民基本的科学思维、科学视角。2018年9月发布的《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报告》显示,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虽然一直在上升,但仍仅有8.47%——这个数字到目前为止也还只是10%左右。而科学视频内容生动形象、通俗易懂,无疑是推动科普的一个利器。另一方面,视频接触门槛低、受众广、渗透力强,打破了知识传播的壁垒,能够抵达传统科普活动较难以触及的下沉市场,从而让知识触达更多人群,实现共享。

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所长、主任法医师邓亚军介绍司法鉴定知识

科普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越是要把专业的知识讲通讲透、讲得通俗易懂,越需要功底。这样专业的事如果不由专业人士做,谁来做?

事实也证明,博士们持续地创作输出高质量内容,吸引了稳定的粉丝群体,大众对知识型博主也喜爱有加。这些专业人士通过做视频助力知识普惠,所创造的社会价值同样值得肯定。

互联网空间中,人人都拥有话语权,也使得内容生态鱼龙混杂,公众很容易受不良信息误导。而专业博主生产的大量优质知识类内容,不仅满足了网友们多样化、个性化的知识需求,还大大提升了视频内容池的质量。这种趋势,也反映了当下互联网内容从单一娱乐化向知识化升级的特征。

监制:卢刚 | 责编:薛园 | 校对:张慧

主营产品:破碎机,离心机,分级机械,食品杀菌机,食品、饮料生产线,食品、饮料加工机械,果蔬加工机械,提升机